您現在的位置:中國茶葉網 > 服務 > 文化大餐 > 茶具 >

日本古茶具:博物館里的茶道軌跡

作者:王愷 出處:三聯生活周刊 點擊:6513

   經歷了唐宋文化的滋養后,日本文化進入了創造生長期,茶文化開始在日本逐步完善,在開始階段,還是唐物(中國流傳到日本的器物)流行時期,大量精致的唐物被作為貴族階層的奢侈茶具而使用,包括著名的天目碗中的曜變三絕也是在宋之后流傳到日本的。

  隨著村田珠光,武野紹鷗和千利休所推廣的清貧主義的審美風尚,具有草庵風格的簡單、樸素和粗陋的茶器物,開始成為日本茶道的主流風尚,但是值得注意的是,并不是說唐物就徹底消失了,而是開始用另一套不同審美體系去挑選、欣賞和使用唐物。


皛山博物館在東京寸土寸金的澀古附近,有一個古老而寧靜的庭院和兩間茶室,均按照抹茶道的古樸素雅審美建造

  尋訪曜變天目

  去日本前,最想尋訪到的還是所謂的“曜變天目三絕”。興起于北宋的黑釉建盞(在日本被俗稱天目,日人覺得其中的幽玄精神是和日本美學符合的),在當時是文人們的新寵,由于喜愛白色茶湯,黑色建盞能夠襯托出茶湯之色澤,宋徽宗的“大觀茶論”中特意強調建盞之適用。出品于福建建陽水吉鎮的建窯窯址很早就廢棄了,現在去那里,偶爾能挖出碎片,不過,最多也就是兔毫碎片,油滴就比較珍貴了。

  目前國內尚未發現完整的曜變天目碗,而號稱已經能做出曜變效果的仿制品,都和真正的曜變差別很大,這也是日本的“曜變三絕碗”格外受陶瓷界重視的原因。

  中國的陶瓷學者葉喆民在他的《中國陶瓷史》中說,據他所知,當下考古挖掘所發現的碎片,很多號稱是曜變碎片,雖然有色彩變化,但是能不能稱為曜變還難說。比如上世紀80年代重慶號稱發現了曜變天目窯址,出土了一些碎片,但是按照他的觀察,與真實品大相徑庭。之所以下這種結論,是因為他曾經目擊過真實的曜變碗,知道兩者的差別。

  目前,著名的“曜變天目三絕”均在日本,他曾經去日本靜嘉堂,將號稱最光輝奪目的那只國寶碗拿在手上觀賞過。這只碗由德川將軍家傳來,最神奇之處是能發七彩光芒,當時的靜嘉堂美術館負責人告訴他,他是第二個有這種幸運的中國人。他后來回憶說:“寶光煥發,三五成群的油滴旁是一圈圈藍綠色的光環,光華四溢。”

  事實上,中國近年確實出土了真實的曜變殘片,2009年在杭州上城區域出土的一件比較完整的曜變天目碗,應該為南宋宮廷器物,約有四分之一的殘佚,雖然不是很完美,但是圈足完整,非常耀眼,是研究曜變的好材料,現在民間藏家之手。因出土晚于葉著作成書,因此書中沒有提及。

  自宋之后,基本上建盞的生產已經很少,尤其是明代后,廢棄了點茶法,茶碗的體系也相對邊緣化了,人們對曜變天目就有了種種傳說,比如《五雜組》中就描繪需要童男童女的血祭才能出現曜變天目,也有些學者以為曜變就是窯變,并沒有多么神奇。

  但是傳到日本后情況不同,日本14世紀開始仿造,持續到了17世紀,仿造出來的多是普通的黑釉盞,沒有這種珍品誕生。因目擊了曜變天目的神奇,日本文人的研究和記載倒是很多。東山文化是千利休之前的日本茶道文化,吸取了許多宋朝茶文化的精髓,使用茶具很多傳自中國,稱為唐物。當時東山文化的代表足利將軍的身邊人能阿彌所寫的《君臺觀左右帳記》里面就記錄,曜變天目是“建盞內無上之品,天下稀有之物也”。

  后來的日本學者更是進行了深入研究,有一種觀點認為,只有建盞才能發生曜變,所謂曜變,是在掛有濃厚黑釉的建盞里,浮現出很多大小不同的結晶,而周圍帶有日暈狀的光彩。并且有學者根據光彩變化,將其分為“芒變”、“曜變”和“芒曜”三種?;褂腥司醯?,曜變就是耀變,形容其“耀眼奪目”。但也有人認為,并不只有建盞才有曜變,所以即使在研究天目比較深厚的日本,關于曜變也是觀點各異。

  目前三絕碗分別藏于靜嘉堂文庫、京都的大德寺龍光院、還有大阪的藤田美術館。在去日本前就開始聯系靜嘉堂的采訪,但是目前靜嘉堂美術館處于裝修狀態,要到今年秋天才再次開放,所以聯系沒有結果。京都的大德寺則是第二選擇。

  根據資料,大德寺的這只碗,是萬歷年間傳到日本,原來歸龍光院的創建者江月宗玩所有,1606年開始為鎮院之寶,1951年被指為國寶。內里有大量黃色的散射斑,每一個斑點都有很多結晶組成,而周圍的釉散發深藍的光芒,只比靜嘉堂那只略微遜色。

  與著名的金閣寺不同,大德寺在京都并不是旅游者的必到之處,所以也落得清靜。但是這里是日本著名的禪宗文化中心,與茶文化淵源很深,早年戰亂后,是一休大師主持重新修建的。但是直到去日本之前,聯系看天目碗的事情也沒有辦法確定:大德寺的對外聯絡人員告訴我們,雖然通稱大德寺,但是實際上各個院落代表著小的寺廟,整個大德寺共有22個小寺廟,都有自己的負責人,開放不開放真不能落實,我們只能抱著嘗試的心態到訪。

  位于京都北面的大片松林中的大德寺果然清幽,但是結果不妙:整個寺廟的十幾個院中,只有四個開放,且開放的寺廟也是各自決定開放時間,看到我們失望,接待人員建議我們去黃梅院,說那里與茶文化淵源很深,而且今年春天特意開放兩個月。

  進門就覺得風景非常美。一排排橫向排列的紅楓樹構成了進門處庭院的基礎,樹下種滿了各種草花,既不像中國園林那種一棵樹獨秀的點綴景觀,也不像日本一般庭院的枯山水為主打,秋天時,這里的紅楓是京都最有名的景觀之一。豐臣秀吉在這里舉辦了織田家族的葬禮,整個營造花費了巨大的時間,特意讓千利休營造庭院,進門處只是千利休的小手筆而已。能看到日本茶道集大成者的庭院設計,也算不虛此行。

  里院和外院用一條木廊結合,走在木廊上,兩邊是千利休設計的枯山水,白色的碎石成為木廊兩側的海浪,拍打著木廊。石頭和木的結合,這是標準的千利休時代誕生的日本本土的審美,也是很有“茶意”的美。走過長廊,才能看到千利休著力設計的大庭院:闊大的四方庭院,同樣是縱橫交錯的樹木,但楓樹外夾雜了很多不同品種的花樹,碩大的茶花,華美的?;?,還有層層疊疊的草本花卉,雖然樹種繁多,可是紋絲不亂,烘托出一種歲月悠遠的氣氛。坐在長廊上觀看,只覺得這種風景簡直能溢出光彩來,可惜,嚴禁拍照。

  工作人員介紹,千利休自己設計的茶室就在后面,當年他喝茶時,會依據風景的不同,把各個隔扇打開,就可以讓風景進入茶室。只有在這里,才能領會到千利休關于茶與生活豐富的審美系統。其實不僅是枯寂的,也有生命的起伏在里面,這個庭院比起現在流傳的千家流派的一些茶室庭院豐富了許多,那些“露地”沒有花朵,只能見到各種深淺不同的綠色植物的組合,以松樹為主,顯示的是生命的清寂。

  大德寺各個院落均有茶室,每月18日,這里都會舉辦紀念千利休的茶會。許多茶室即使在茶室風格多樣化的京都,也別具一格,比如說有一間表千家第四代家元建造的安勝軒,完全是與一般茶室的進出結構相反,由寬入窄,可是也別有趣味。

  到了龍光院門口,連簡介也沒有,很多年里這里就是如此,寺廟管理者斷絕了與普通人的聯系,和黃梅院那種偶一開放還不一樣,只能遺憾地離開了。我們在龍光院看曜變天目的夢想也落空了。

關于我們 | 本站聲明 | 設為首頁 | 安徽快三开奖历史查询 | 聯系我們

Copyright @ 2011 www.damer.icu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茶葉門戶網-力求做專業的茶葉平臺

主辦: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,國家茶葉產業技術體系 承辦:茶葉經濟與信息中心

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 版權所有  浙ICP備05000555號  

众赢计划软件手机版 欢乐生肖彩走势图 云南时时中三 河内彩计划软件 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幸运飞艇二期在线计划表 手机app制作平台 赛车双人游戏大全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必中规律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快三跟着计划反买能赢吗 重庆时时猜龙虎走势图 神奇的公式庄闲庄庄闲 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全天 大乐透造假公布铁证